寒门学子用“技能”剪断连接贫穷的脐带

发稿:陈琳菲 审核:承泽恩 发布日期:2016-09-22

从村镇上一家食品加工厂到中航工业空空导弹研究院,林春泷从来没想到,自己会有这样一个“明天”。

    放在5年前,出生于广东省揭西县钱坑镇一个四面环山,直径只有一两公里的村子的他,还是一个染着黄色头发,带着铆钉耳环,混迹网吧的村头“小混混”,睁眼看到的天地,从未越过大山。

    而今,21岁的他已经是世界技能大赛的冠军,获得国家“高级技师”称号,拿到了全家人一辈子都挣不到、高达90万元的奖金。

    林春泷用一句“很俗但却很受用”的话总结这5年:“是读书,练好技术,改变了我的人生。”

    在今年公布的《2016年中国高等职业教育质量年度报告》(下称《报告》)中有数据显示,近5年来,高职院校毕业生家庭背景为“农民与农民工”的比例正在逐年攀升,从2011年的占比47%,到2015年已增长6个百分点,达到53%。

    据2015年发布的《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专项督导报告》,我国高等职业教育在校生已破千万人次。这意味着有超过500万高职生均来自农村家庭。

    同样,在全国2454所技工院校中,在校生320多万人,其中75%左右的在校生来自农村,且相当一部分来自贫困家庭。

    和林春泷一样,这些“面朝黄土背朝天”的职业院校学子,正在通过学习一门技术,剪断自身连接贫穷的脐带,走进一个新的“明天”。

    技能学习开启农村娃的第二人生

    再次回到学校,朱晓锋只有一个想法:“小身板顶不起大天地,一定要把技术练好,让自己强大起来。”

    朱晓锋初中毕业后,曾在湖南国防工业职业技术学院读过3年中专,学习数控专业。他曾以为,凭借自己3年学习的技术,已可以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,向着想象中的“高薪、舒服、轻松”的幸福生活迈进。

    现实并没有让当时只有18岁的朱晓锋如愿。他在找工作中屡屡碰壁,被用人单位质疑能力,压低薪水,“飘”了半年后,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份薪水2000元一个月的工作。

    待了1年左右时间,朱晓锋逐渐发现自己做出的数控零件无论从成本控制,还是生产数量上均与其他员工有较大差距。“啃不下的肥肉,不能贪嘴,不能满足”。

    2015年过完春节,朱晓锋毅然选择了辞职参加高考,捡起曾让他无比头疼的语数外课本,重回学校修炼技术。经过4个月的备考,如愿考上湖南国防工业职业技术学院数控专业。

    朱晓锋家住湖南省湘潭市楠竹山镇下属的一个村,离学校有不到8公里路,平时他基本是走读上学。重新回到学校后,对数控系统编码的学习要求比中专时高了很多,为了更好地适应学习,家里在去年给朱晓锋配了一台电脑。

    和同龄人一样,朱晓锋很爱打游戏。“为了克制住自己,我只允许自己在电脑上安装画图软件”。

    在朱晓锋的右手手腕处,有一块小拇指指甲壳大小的黑色老茧。朱晓锋说,为了更快更好地把握数控绘图,他入学头3个月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投在了软件练习上,“每天都需滑动鼠标成千上万次,时间久了就磨出了茧”。

    有同学也曾笑话过他:“这茧是被‘弗拉基米尔’磨出来的吧?(弗拉基米尔是游戏《英雄联盟》中的玩家角色,俗称‘吸血鬼’——记者注)”

    今年3月,由于操作技术过硬,朱晓锋和他的队友李新罗,被学校选中参加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。并于今年6月,他们在全国75支参赛队伍中突出重围,荣获2016年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高职组“三维建模数字化设计与制造”比赛团体一等奖。

    朱晓锋说,自己现在不再像过去一样幻想不切实际的未来,更愿意踏实走好每一步路。“破‘茧’成蝶,成为更好的自己”。

    寒门学子有吃苦耐劳精神

    沿着父母平时赶着骡子去卖农产品的泥泞土路,时年16岁的李成贵选择走出家乡,外出求学。

    李成贵的家在四川省盐边县鱼彝族乡岔河村。由于水土原因,家中多年只能以种植芒果、花椒维持生计,为支撑起不富裕的家庭,李成贵的哥哥在初中毕业之后就选择了辍学打工。

    2014年,李成贵初中毕业,“读书还是打工?”这个问题同样放在了他的面前。李成贵说,为此,全家人还坐在一起开了家庭会。

    “如果在家务农,可能一辈子只能在一个地方发展,我们希望你走出去,看看外面的世界。”带着父亲和全家人的希望,李成贵到了攀枝花技师学院学习“焊接”。

    在李成贵心里,“焊接”一直是项神奇的技术。“能够把坚硬的铁像涂上胶水一样牢固粘合,周围还发着光。”但让李成贵没想到的是,要使产品好看,背后不仅要付出汗水和努力,还有疼痛和伤疤。

    每一次焊接,高达500多摄氏度的火花飞溅会直接“不留情面”地打在胳膊和腿上,烧得李成贵的皮肤生疼。为使作品达到标准,李成贵说:“就算被烧、被灼,自己也完全不能动,只能咬牙忍着。”每次完成一个作品大概需要1小时左右,而李成贵为了练出更好的技术,练习时间常是别的同学的两倍。

    减轻焊花灼伤程度的全套护具十分昂贵,斟酌再三,李成贵只给自己买了护肩、护腕等部分防护工具,在初学阶段,他胳膊和腿上新旧伤疤多得数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最沮丧的时候还曾经怀疑过自己,被烫得这么厉害,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就在那段时间,李成贵的父亲在做农活儿时从山上跌落,双脚骨折,家中的重担全落到母亲一个人的肩膀上,为了省钱,母亲常常一天只吃两顿饭。

    李成贵决定,“一定要自己掌握一门技术,用双手创造出幸福生活。”

    旧伤不断痊愈,新伤不断出现,李成贵的焊接技术也步步精进,去年9月,在学校千余人中脱颖而出,走上了参加世界技能大赛的培训路。

    他的努力也获得了培训老师谢道红的认可,在谢道红看来,无论是态度还是努力程度,李成贵都十分刻苦用功,“很有吃苦耐劳的精神。”

    未来几年农村生源比例或呈增长态势

    据此次《报告》数据调研方——麦可思研究院院长王伯庆介绍,最近5年高职毕业生跟踪评价发现,来自农村的毕业生就业率不低于平均水平。

    王伯庆说:“农村孩子的家庭经济基础不好,在校学习和毕业就业动力更大,大多都想通过学习技能来改善个人收入和发展。”

    在王伯庆看来,高职院校农村生源比例连续5年增长的原因主要基于三点:一是高校的扩招和生源紧张,使得高职高专的入学门槛降低;二是国家对高职教育的投入在不断加大;三是农村家庭对孩子教育回报的认识程度增加。王伯庆认为,未来几年高职院校农村生源比例或会继续呈增长态势。

    据了解,《报告》面向全国30个省级教育行政部门,近400所高校,抽样近10万样本,抽样覆盖高职各个专业。

    湖南国防工业职业技术学院院长杨可以向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提供了近几年该校的农村生源比例。近5年来,该校农村生源均达到80%以上,2014年农村生源比例达89.99%。杨可以说:“农村学生普遍学习踏实,为人质朴,毕业生就业率可达到90%以上。”

    江苏农牧科技职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吉文林认为,农村孩子虽然文化基础欠缺,综合能力相对城市孩子较弱,见识少。但珍惜机会,更为刻苦。该校2015年农村学生的比例也达到58.2%。

    教育部职业教育研究所研究员姜大源提到,随着经济产业结构的调整和优化,很多在外打工的农民工父母,看到缺乏知识技能难以脱贫致富,因而鼓励孩子接受教育。与此同时,高职院校的发展,为众多没有条件上普通大学的孩子提供了在家门口接受教育的机会,弥补了普通教育的不足。

    “职业院校培养的是‘立地’的人才,这些‘立地’人才需求量远远高于‘顶天’人才需求量,社会人才需求这所大厦,没有立地,何以顶天?”姜大源说。

     (信息来源:《中国青年报》)

北校区地址:安徽省芜湖市银湖北路62号 邮编:241006

南校区地址:安徽省芜湖市文津西路 邮编:241003

版权所有©芜湖职业技术学院
皖公网安备 34020302000114号

皖ICP备05000975号-3